您的位置: 六盘水资讯网 > 历史

白银霸主 第六十四章 辣手

发布时间:2019-09-26 00:55:00

白银霸主 第六十四章 辣手

从那个华族青年被那个沙突骑手用鞭子抽倒再到严礼强冲上前抢过鞭子以牙还牙把那个沙突人抽倒,整个过程,也就是普通人喘了两口气的时间。

无论是周围在排队进城的普通百姓,还是旁边的那些沙突人,在反应过来的时候,严礼强已经把那个沙突人抽倒了。

只是在这个时候,有组织和无组织的区别就表现出来了。

城门口排队的普通百姓只觉得过瘾,还来不及叫出好来,严礼强前后两个骑在犀龙马上的沙突人却已经面色一变,嘴里叽里咕噜的怪叫了一声,一下子就在马上抽出刀,一个朝前冲,一个调转马头,都朝着严礼强冲了过来。

轰然的铁蹄声在平溪城的城门洞中响起,那些要进城的许多普通百姓一下子大乱,发出尖叫,守在城门口的那些军士,也同时被惊动。

这个时候的严礼强,根本想不到在城门口这里和沙突人动手会意味着什么,他只是路见不平,该出手时就出手,而那些抽刀朝着严礼强冲过来的沙突人,平日嚣张惯了,也没想到在这里拔出刀来引发混乱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而所谓的命运,很多时候,就在这看似自然的不经意间的碰撞,悄然就会对未来产生巨大的影响。

“咻……”沙突人的弯刀贴着严礼强的头顶越过。

这短短的距离和狭窄幽深的城洞,还不足以让犀龙马跑起来,发挥出犀龙马速度和冲击力的优势,砍向严礼强的第一刀,就被严礼强轻轻避过,还不等那个人策马转身过来,严礼强早已经一鞭抽出。

鞭影破空,在还没有抽到那个沙突人身上的时候,空气之中就发出犹如布匹被撕裂的声音,严礼强没有练过什么鞭法,小时后只用鞭子抽过陀螺,不过这一鞭上的力量,已经让他挥出去的这一鞭拥有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杀伤力,之前严礼强的那两鞭,都还只用了六分劲,刚刚这个沙突人一刀朝着自己的脖子砍来,没有半点收手,所以这一鞭,严礼强的力量已经用到了十分。

“啪……”的一声,那个沙突人惨叫一声,就像被人砍了一刀一样,一下子就从马上栽了下来,扑倒在了地上,从背后上看,那个沙突人从耳后到脖子再到背上,瞬间就有了一条一尺多长的恐怖鞭痕,那个沙突人的耳朵,直接被这一鞭抽得碎烂,只有一点皮肉还挂在脑袋上。

第三个沙突人面色狰狞的骑着犀龙马向严礼强冲了过来,严礼强贴着城门洞里垂直于地面的墙壁连跑五步,整个人的身体拔高,随后身体凌空倒翻,一鞭抽出,那个沙突人惨叫一声,再次被严礼强一鞭抽到脸上,惨叫一声摔下马来,还不到这个沙突人爬起来,严礼强已经一个箭步冲到那个沙突人的面前,直接一脚踹在那个沙突人的下巴上,在一声骨裂声中,那个沙突人被严礼强这一脚踢得凌空一个倒翻,然后重重的扑在地上。

就在这时,这队沙突人队伍之中的前面和后面的更多的沙突人乱了起来,而严礼强的耳中,也听到了不远处守卫城门的那队士兵口中铁哨发出的尖锐声响。

刚刚被严礼强抽了两鞭子的第一个沙突人已经抽出了刀,满脸鲜血的朝着严礼强冲了过来,手臂高高抡起,照着严礼强的脖子就砍了过来。

这些沙突人出手狠辣,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留情,一动刀就朝着人的身上的要害奔来,看到这个沙突人如此不知好歹,严礼强眼中煞气一闪,不退反进,在这个沙突人的手上抡起的刀还没有劈下来的时候,严礼强已经一步冲到了那个沙突人的面前,一把抓住那个沙突人的手腕,随后使出虎啸连环拳中的一式猛虎过山,身体一转,把那个人的手臂拧过九十度,重重的把那个人沙突人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就摔在了地上,然后拎着沙突人的手,一脚踩在那个沙突人的手肘处,咔嚓一声,那个沙突人的手肘一下子断了,骨头都露了出来。

片刻之间,三个沙突人已经被严礼强打倒在地,昏死过去两个,还有一个半天也没有爬起来。

突然之间,严礼强感觉自己的后背上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股透心的凉意和杀意从远处袭来,他想都不想,就一个翻滚,扑到了一批犀龙马的侧后方,随后才朝着远处看去。

一个在城门外面的沙突人,已经拿出了弓,搭上了箭矢,瞄着他,弓已经拉满一半……

“咻……”一只箭矢不知从哪里飞来,直接钉在了那个拿出弓箭来的沙突人的手臂上,把那个拿着弓箭的沙突人一箭从马上射了下来,那一箭,也就射空了……

“妈了个巴子……”一声火爆的骂娘声从城门口的上面传了下来,“所有人全部给老子听着,不管是谁,在十息之内,都给老子下马,把武器放在地上,过了十息,手上还拿着武器,还骑在马上的,兄弟们,给我格杀勿论,出了事我担着……”

随着这个声音落下,是这道城门的前面和后面,同时响起一片整齐的脚步声还有盔甲摩擦的声音,数百个全副武装拿着长枪的士兵从城楼上冲了下来,把夹在城门口这里的所有沙突人和严礼强与一干等着进城的人全部包围了起来。

那些沙突人队伍之中有人大叫了几声,随后所有的沙突人就一个个从马上和骆驼上下来,一个个脸色愤愤,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但还是一个个把随身携带的刀剑和弓箭等武器,全部放在了地上

白银霸主  第六十四章 辣手

看到有大队士兵冲入到城门内,严礼强自然也把手上拿着的鞭子丢在了地上,然后一脸无辜的连忙退到一边。

一个体格雄壮,双眉如墨,穿着盔甲的黑脸校尉拿着一把战弓,骂骂咧咧的从城楼上走了下来,“徐长寿,刚刚谁吹的警哨,这里是怎么回事?”

守在门口的那些士兵之中的一个连忙走了上去,大声说道,“报告苏校尉,刚才这些沙突人在城门内和人发生冲突打斗,沙突人在城门内动了兵器,引起混乱,堵塞了城门交通,属下按照守城条令,吹响警哨……”

那个叫徐长寿的士兵一边说着,一边指着严礼强这边,那个黑脸校尉也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宜宾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宜宾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宜宾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宜宾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宜宾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