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六盘水资讯网 > 娱乐

覆云乱煜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万人之意养一剑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4:22

覆云乱煜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万人之意养一剑

徐林朝着大帐外走去,说道:“走,随我去见见萧煜。”

闽行震惊道:“难道这次是……”

徐林淡淡笑道:“草原大军突兀撤退,必须有人负责殿后,这次八成就是萧煜亲自领军。”

闽行震惊难言。

徐林已经大步走出大帐,翻身上马,伴随着帐外号角声响起,一队黑甲黑马的骑兵驶来,然后簇拥着徐林朝前线急驰而去。

大都督虎驾所到,中都诸军纷纷辟易。

从高空上俯瞰,徐林所率骑兵在夜色下的草原上犹如一条深深的黑色竖线在不断前进,在层层叠叠如海的中都大军中劈风破浪,一直来到另一条泾渭分明的横线前,才缓缓停下了脚步。

黑色竖线慢慢变化成横线。

从高空俯瞰,两条横线平行。两军对峙。

草原和中都,两方的主帅就就分立在这两条线前。

一方如山似海,一方原本看起来很多的两万人在二十三万大军面前愈发显得孤苦伶仃,不自量力。

萧煜没有骑马,徒步而行,立在两万汗王亲卫之前,破阵子深深插入地面,双手叠放在破阵子剑首上,拄剑而立。

小小的乌拉草场上,汇聚了几十万人,堆得密密麻麻,放眼望去,四下皆人。虽说草原骑兵已经开始后撤,但人数仍不看不出减少。

一名都统打马上前一步,高声大喝道:“前方逆贼听着,上天有好生之德,大都督亦有仁慈之心,若是此时放下武器,还可有一条生路!”

萧煜默不作声,他身后的两万骑兵同样不作声。

徐林抬手止住这些毫无意义的喊话,拿着马鞭指向萧煜,“萧煜?”

在场的诸多将领,绝大多数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萧煜真容,若非此刻真真切切看到萧煜拄剑立于两军阵前,又有大都督亲自开口询问,否则谁也不会相信就是这么一个青年,战败了红娘子,全盘接收草原,甚至惊动远在东都的庙堂诸公,被人私下称作草原王。不过平心而论,能立于十几万大军面前而面不改色,确实没有多少人能做到,从这点上来说,也确实无愧于草原王的名号。

中都将领齐齐望向那名站在对面的年轻人,本以为此人已经率先撤离,哪成想身为一军主帅竟然亲自断后,逞匹夫之勇。勇气可嘉,却不足成大事,是将才,非帅才。以一己之力阻数十万大军,就是公认的第一人萧烈也没这个本事。看来今日中都铁骑的马蹄下又要多一个冤魂了。

萧煜平静点头道:“正是萧某。”

徐林身披玄甲,策马出阵,望着萧煜说道:“萧家世受国恩,如今却因你一人之故,致使举家蒙尘,你可对得起萧氏列祖列宗,满门忠烈,你可对得起生身之父?如今可曾有悔意?”

萧煜将手中破阵子再下压一分,淡然道:“此乃我萧氏家事,大都督未免管得太宽泛了些。”

徐林面无表情,继续道:“萧煜,既然不谈家事,那便说国事,你因一己之私,大动兵戈之事,使草原白骨累累,死尸遍地,如今王师来伐,却不尊王化,仍旧执迷不悟,致使西北生灵涂炭,你可知罪?”

萧煜冷然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破阵子的颤鸣声愈来愈大,剑意几乎要破鞘而出。

不等徐林继续诘问,萧煜已经开始反问发难,“我奉大郑皇帝旨意,尊家主萧烈父命,远赴草原为驸马,何罪之有?林远先王归天,王妃红娘子意图不轨,勾结摩轮寺妖人,劫杀公主,我助公主殿下平叛草原,何罪之有?我整顿草原,麾下草原各部不曾踏入中原半步,何罪之有?”

萧煜顿了一下,微讽道:“成就千秋之霸业,流传万世之盛名。”

徐林也不是迟钝之人,自然听得出萧煜是在嘲讽郑帝想要千秋盛名,徐林本就不是江南以台辩著称的清谈名士,自然答不出萧煜的话。

说不清楚,就打出个清楚。

徐林不再多说,只是轻轻挥了下手。

在他身后的骑兵开始冲锋,黑色的甲胄黑色的马,只有手中长刀映出一片雪亮。

马蹄声起,马蹄声落。

黑色的骑兵在深沉的夜色下好像一线黑潮,带着轰隆的咆哮声,席卷而来。

萧煜由双手按剑首变为双手握住破阵子剑柄。萧煜双手上青筋暴起,但破阵子丝毫未动,似乎这不是一把剑,而是数十万把剑。

借着数十万人厮杀蓄养自己一剑之意,至此已经一天整。

被插在坚实而冰冷泥土里的破阵子颤鸣声越来越响,颤抖幅度也越来越大,似是想要自行出鞘。

汇聚在破阵子上的剑势节节攀高。

退回到本阵的徐林看着这一幕,只是轻轻一笑:“道门善借天势,儒门善借人势。”

闽行眉头深深蹙起,破阵子上蕴含的磅礴的剑意让他心中极为不安,若是这一剑是对他刺出,那他将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哪怕是身着玄甲也是一般。

闽行望向徐林,忧心道:“大都督,这些骑兵……”

徐林闭上眼,平静道:“沙场之上无生死,唯胜败而已。”

闽行叹息一声,不再说话,安静退下。

徐林重新睁开眼时,呼啸的中都骑兵已经冲到萧煜身前百丈处,萧煜仍旧保持着扶剑的姿势,而在他身后的两万骑兵同样是无动于衷。

马蹄声越来越清晰,脚下的地面开始微微颤抖,而破阵子的颤鸣声也越来越尖锐。

不知道是马蹄震动了地面,还是大地不堪承载那一道沛然无匹的磅礴剑意?

萧煜双手扶剑,双手随着破阵子的颤动而微微抖动

,漠然望向这如潮水的一线骑兵,深吸了一口气。

区区不足百丈的距离转瞬而过,冲在最前方骑兵的刀锋已经距离萧煜不足三丈。

萧煜拔剑出鞘。

一声似是被压迫许久后放纵的欢愉,又似是杀伐时怒吼的剑鸣响彻乌拉草场,破阵子在夜色中划出一道惊艳的白亮色。

十万人所蓄养剑意瞬间倾泻如洪。

一圈肉眼可见的涟漪以萧煜手中破阵子为中心扩散开来。

浩荡剑意摧枯拉朽,瞬间撕裂萧煜身前一里之内的所有骑兵。

长剑所指方向,草原被生生削去三寸,一片人仰马翻。

在一片残尸断臂中,许多重伤垂死的骑兵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萧煜手持破阵子缓缓前行,踏出九步,在他身后的两万汗王亲卫也随之前行九步。

九步蓄势后,借着身后两万人之势,萧煜已于一般天人无异。

萧煜以天人之姿持剑继续前行,走过已经畅通无阻且遍地残尸的百丈距离,朗声道:“亚圣曾言,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萧煜长剑直指退回军阵之中的徐林,高声道:“大都督,可愿一战?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看病费用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网上挂号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费用贵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挂号费吗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住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