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六盘水资讯网 > 美食

送葬诗歌 第五十七章 受难的结束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8:01

送葬诗歌 第五十七章 受难的结束

还残留着药草气息的空气刺激着鼻腔,寂静填满了整个房间。

奥斯卡艰难的支撑起身体坐起来,身上的感觉还有些乏力,不过感觉比之前好了很多。之前被柯特硬灌下的中和剂和解毒剂好像产生了某种反应,让他的胃部像被烧着一样火辣辣的疼。

柯特看着还有些站立不稳的他,走近了一步问道:“奥斯卡,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必要的话还可以再来一碗。”

“不用了,我已经感觉好多了!”几乎是对柯特嘴巴里吐出的“再来一碗”这个词产生了过敏反应,奥斯卡连忙挥手否决了柯特的提议,甚至还大幅度的做了几个动作来表示自己已经恢复了。

奥斯卡知道柯特这个提案并不是出于恶作剧,而是确实在担心自己的身体。可是他实在不太想再碰“白色药剂”和“黑色解毒剂”中的任何一个——否则已经火辣辣的胃部不知道会变得怎样。

这两剂药都有着能让人产生心理阴影的威力,白色药剂那股浓郁且难以形容的气味和在莉琪手中化为黑暗物质的解毒剂飘散的青草味……他感觉自己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它们的味道。

与这份威力相伴的是它们让人难以置信的功效。虽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中的毒,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毒,但是至今还嵌刻在身体中的那种感觉让他难以忘怀,两副药剂下来就让自己回复基本正常的身体,其效果可见一斑。

如果不是这么难喝就好了……

他心有余悸的看着莉琪手边的坩埚,里面还剩下不少黑乎乎的粘稠物,想想刚才自己吞下了一大碗这样的解毒剂,奥斯卡就有diǎn不寒而栗。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自己最好再也不要和毒素扯上关系。

莉琪冷冷的凝视着蹦跳着的奥斯卡,毫不留情的对柯特下达命令:“先不管你自己感觉怎么样,身体的检查还是有必要的。柯特,你把他架好,我要看看他身上那些伤口附近还有没有毒性反应的残留。”

“了解。”

随着莉琪的一声令下,柯特立刻就服从她的命令冲到奥斯卡身后,伸出手将他的双臂向上架住,同时还借助下肢的力量牵制住他的活动,避免他胡乱挣扎反而伤到刚刚脱离毒性侵蚀的身体。

突然被控制住身体的活动能力,就算知道两人不会伤害自己,奥斯卡也不由得有些紧张。湿漉漉的衣服紧贴在背后,因为汗水而变得粘嗒嗒的布料就算是夏日闷热的夜里也能让人感到一股不太舒服的寒意。

他微微回过头看向面无表情架住他的柯特,尽可能保持冷静的问道:“喂、柯特先生…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好了好了,你只需要站好就行,又不是要把你扒光,只是稍微检查一下而已。”

莉琪单刀直入的解释道,柯特架住奥斯卡的时候她就走了过来,两方的距离本就不远,奥斯卡还没来得及对她的话做出反应,莉琪就已经贴到了他的身前,他身上的衣服又一次被掀了起来。

“莉、莉、莉琪小姐…….你、你们説的检查是…….”

感受到莉琪冰冷的指尖划过自己身体,被外表看起来比自己还年幼不少的少女用这种方式接触,奥斯卡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算是彻底慌了手脚,就连説起话来也变得结结巴巴的。

莉琪对他的问题听而不闻,指尖继续在奥斯卡胸腹之间残留的伤痕附近划过。那些突兀犹如尸斑的紫黑色斑diǎn已经消隐无踪。而且不知道是之前哪一副药剂的效果,本来还有些严重的瘀伤也消退了许多。

“怎么样?”

透过奥斯卡的肩膀,柯特看见莉琪终于检查完奥斯卡的身体,一脸苦笑的向莉琪问道。他以这个姿态牵制住奥斯卡,结果就是这个浑身是汗的家伙身上的汗水全都透过背部浸润到了他的衣服上。

放下奥斯卡的衣服,莉琪向后退了两步

,从挂在椅子边上的口袋里取出用玻璃瓶装着的淡黄色粉尘。这些细微的粉末被研磨得相当精细,堆积在一起有一种金属般的质感,在夜色中散着幽幽荧光。

莉琪用指甲从玻璃瓶中挑起一些粉末,然后将它撒向奥斯卡。在同时释出的微薄魔力驱动下,这些闪烁着荧光的粉末飘荡在奥斯卡周围,颜色也由不太明晰的淡黄色逐渐变为温和的白色。

这种闪光尘是用萤石矿精细研磨后加入一定数量的眼石粉尘混合而成,通常用于作为施展探知类法术的触媒。莉琪刚才就用这些粉尘对奥斯卡释放了一个用于检测身体内残余毒素的法术。

闪光尘受到魔力影响后反应出的光是温和的白色,这説明奥斯卡体内的毒性反应已经消失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了。

“没什么问题,可以放开他了。”她朝柯特挥了挥手,让解除对奥斯卡的固定,“毒素引起的大片斑diǎn已经全部消失,伤痕有一部分也出现了消退的反应,从这两diǎn来看,他体内的毒素已经被清除了。”

毒素已经被清除,莉琪给出的这个答案让他轻松了不少。有了她的同意,柯特很快就面带微笑的解除了对奥斯卡的控制。一眼看见他脸上还带着的些许红晕,柯特脸上再一次挂上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莉琪没有注意到柯特恶作剧似的笑容,在她将结论告诉柯特之后,她就转身回到用小火保持温热的坩埚边上,取出几排小剂量试管将冒着泡泡的黑色流质一diǎndiǎn装入玻璃试管中。现在她已经把好几只试管装上了“解毒剂”,随后将他们挨个排列好,放入柯特带来的白色大箱子里。

不一会,莉琪就将锅中残留的“解毒剂”分装完毕,然后她将一管装好的黑色流质递到他手上,用冷冰冰的口气説:“这个给你,这几天如果感觉身体不适就喝一口。这毕竟是关乎身体健康的事情,可别像个小鬼一样因为味道难以接受就不喝,要不然到时身体又出了事情,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

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莉琪説的话,奥斯卡只好沉默的接下了那管解毒剂。刚才喝下这些东西的时候全都是被柯特用勺子硬塞进嘴里的,现在有机会近距离再看一遍这种药剂,奥斯卡几乎是反射性的移开了视线。

刚才它们被装在坩埚里时奥斯卡没有注意到,现在凑近了一看,这些黑不溜秋的不明流质中还漂浮着各种各样的残渣。经过一番熬煮后它们的原型大多变得难以分辨,这更让人拿捏不准其中究竟混了些什么东西。

随着近代以来的技术展,旧式的炼金药剂也逐渐开始现代化。平常市面上贩售的药剂全都是去除杂质并且加以提纯的药水或者胶囊一类,使用坩埚熬煮的药剂基本上已经退出了普通人的视野。

就算是炼金科的学徒,也只会在课堂实验上见到旧式的药剂提炼工具,没有学习炼金课程的奥斯卡基本上就没见过这样的“药剂”。他感觉自己当时真是因为中毒昏了头,居然能够喝下这样的东西。

尽管心里默默祈愿千万不要出现莉琪描述的情况,奥斯卡还是很老实的diǎn了diǎn头。这管东西再怎么匪夷所思,他也不愿意拿自己的身体健康来开玩笑。那种神志不清手足无力的感觉他不愿意再体验一遍了。

“好了,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有课呢。”莉琪并不在乎奥斯卡怎么想,立刻下了逐客令将他赶到了门外,“如果你还有什么事情想和柯特説的话,就在回去的路上和他説清楚就行了。”

“还有柯特,我要休息了,这些东西你拿回去吧。”这么説着,她将装满一管管解毒剂的箱子递到柯特手上,同时交给他的还有一本看起来很廉价的笔记本,“笔记本里面记录的是之前检查的结果,你直接把它和药剂一起交给格罗斯泰德就行,我想他手下那些医护人员肯定能搞定。”

説完笔记本的事情,她又指了指柯特拿在手中的箱子。

“药箱里的解毒剂稀释之后让当时参加了战斗的所有人都喝一试管。此外,受伤的那些人身上的伤口可能已经被毒素侵入,第二层的药剂涂抹在伤口上,然后再让他们喝没有被稀释的药剂。”

説完这些她伸了个懒腰,从奥斯卡难以觉的角度低声对柯特説,“关于丹佛斯还有今天现的其他东西我会继续调查下去,你那边也是,我觉得这两件事情可能有联系,有任何现记得联络。”

柯特diǎndiǎn头,他笑着説:“没有问题,一切就按你想的去做就可以了。不过你也要注意一下身体,不要太热衷于调查忘了休息。”

“知道啦知道啦,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莉琪甩了甩手,有些不耐烦的将柯特撵出了房间门,“还有,他体内的毒素已经解决,但是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送他回到宿舍比较好。”

“没问题,我会好好送这小子回去的。”

柯特又一次露出了散漫的笑容,他开玩笑似的拍了拍奥斯卡的肩膀,就扶着体力不济的他走下了楼梯。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能报医保吗
成都恒博医院需要预约吗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在什么地方
成都恒博医院挂号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手术价格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